有时爱情徒有虚名

2010-05-20 02:37 来源 未知

10:50准点起飞的波音七五七,回到熟悉的城市。
公司的车子来接她,车载空调咝咝的吐着冷气,淡淡的水果香,空气清新剂的味道。阳光通过车窗上的滤光纸照进来,浅浅的褐色光斑,印在她白白的手臂上。车窗外骄阳如火, 40℃的历史高温煎熬着芸芸众生。

开车的小李津津乐道着几天来媒体描述的历史新高--地面上的温度、空调的日销量、的士抛锚率……

整个城市都在水深火热。

最后,他问:“怎么样,北京呢?”

北京,亦是七月流火,挥汗如雨。只不过酒店、会议室、餐厅,三点一线。出门是车,所到之处中央空调四时如春,仿佛神仙洞府,忽悠悠便是千年。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想回来,这座以改革开放出名的城市是真正的俗世,滚滚红尘,旷男怨女,背后藏着那只翻云覆雨的手。

手机响起来,所谓的十六和弦,仍是细细的音线。熟悉的旋律,是BOSS打过来。催她速速回公司,连喘息的余地都不给。挂掉电话小李说:“刚才铃声调子好耳熟,是什么音乐?”

她懒懒的说实话:“是《鬼子进村》。”

小李哈哈大笑,说:“只有你古灵精怪,想得出来这么损的招儿。”

话微微的有些耳熟,以前那个人也说过,宠溺的摸摸她的发梢,叹喟一样的口气:“你真是个古灵精怪的孩子。”

不!不!

那是杨过对郭襄的口气,那不是她要的,她要的只是三个字,他却吝啬的不肯给。她固执的跑到离家几千里的这个城市来工作,只是为了他,只是为了离他近一些,再近一些。

到今天,她与他却还是咫尺天涯,天堑难逾。

出差之前给他打来过电话,她说了要出门,他叮嘱她小心行李财物,天热注意饮食,絮絮的,家长式的。她说:“我会抽空去上次说的那家公司一趟,他们倒是一直很有诚意。如果可能,我也许就不回来了。”

他哈哈大笑:“你们BOSS听到,真的以为你会卷逃跳槽,会吓得面无人色的。”

刹那她凄惶的微笑,对于公司,她还没有那么重要。对于他--她更是渺茫得不值一提。如果她真的走了,走到几千几万里外去了,他也不会放在心上。

她是真的没有出息。

记得有一回为了点小事,她发了脾气,口不择言:“你凭什么对我指手画脚?”他不愠不火,心平气和:“你父母托我照顾你。”

于是,她又成了阿紫。那个孤苦的坏孩子,若不是善良的阿朱在临终前苦苦的哀求,乔峰怎么会理会她?

乔峰一生永远都不会知道,阿紫在他死后,抱着他的尸首纵身一跃,跳进了万丈深渊。他死了,她不活。她是爱他的,爱得不会比阿朱少一分一厘。

编辑: 温州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