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5-20 02:35 来源 未知

呼吸,淡遠幽幽馨香的如你
是微矇的芬芳

我讓螢螢孑立的掌心
捧著龜裂的眸子
眼白淚泉樣汨汨地流下
為你的深情與執著
築起錐心刺痛的見證

你揀起我的瞳
"可以嗎?"你說
卻不待回覆
便迅速地鑲入你的眼簾內側
密疊而接合

你那睠睠深遂的瞳仁
迴映著我的渴求
對應你
對應我

補上一段舊文,否則真像極短篇了!!

無語面對的是荒亂的人生,
閒著發慌的日子,
懶散得讓自己厭惡這樣的行徑。
細數從頭,
妳的身影還依舊搖擺,
右斜四十五度角,妳的雙眸始終動人。
矯情的吟唱不合拍的曲調,
幻想妳的髮稍香味飄散,
這是誰的話語!?
過了幾年,又有誰會再憶起。
點點螢光,
同一個天空之下的妳,
快樂了點嗎!?
願妳順心常樂。

過了多久!?
知道又如何!?
漫數盡是癡人說夢,
生活中還有所謂的激情與否!?
餘波盪漾的情懷久久不能自抑,
笑語間的流轉,是真心的喜悅,還是苦悶的解脫!?
有個人說著自己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
逍遙遊於物外,坦然接受一切,
味無味處,材不材間,無謂掙扎,
誰又了解自身的痛苦與折磨,
獨處時,痛不欲生,
數年後,能消!?

编辑: 温州在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