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材“丑”插图来自吴勇工作室

2022-05-27 11:31 来源 温州在线

教材“丑”插图来自吴勇工作室
教材“丑”插图来自吴勇工作室

被吐槽的人教版小学数学教材于2012年或2013年审定,版式设计和插图来自北京吴勇设计工作室,这是一个什么乱七八糟的工作室呢?

北京吴勇设计工作室是投标获得设计人教版小学数学教材插图,还是通过不正当关系获得设计资格?

公开资料显示,吴勇工作室负责人吴勇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现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装潢系书籍装帧专业,还曾以汕头大学长江艺术与设计学院视觉传达主任、教授,中国出版协会书籍装帧艺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美术家协会平面设计艺术委员会委员,国际设计师联盟AGI成员等众多头衔亮相。

2018年一则行业自媒体对吴勇的介绍提到,他曾任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华办事处艺术顾问,中国青年出版社美编室副主任等职。他在1998年建立北京吴勇设计事务所。他曾获邀设计《中国电影诞生一百周年》等邮票、《画魂》、《无尽的航程》、《书筑·介入》等书籍;建筑作品“北京顺诚文化中心”入选《2015中国建筑艺术年鉴》;作品曾获香港设计师协会金奖、香港国际海报三年展商业类金奖、GDC07海报类银奖、东京TDC奖、中国最美的书奖等。

吴勇的主要出版物:《书籍设计四人说》、《+-2000吴勇平面设计》、《有事没事——与当代艺术对话》,日本《IDEA》等多家杂志媒体曾多次采访、介绍其作品及设计理念。他曾获邀在东亚书籍论坛、塞万提斯学院、中国美院等院校及社会机构作演讲几十场;并获邀在中央美院、清华美院、广州美院、德国奥芬巴赫国立艺术与设计大学、韩国ACA设计学院等院校开设课程及工作坊。

对于自己的工作经历,吴勇在2018年接受行业自媒体“站酷网”微信公众号采访时这么说:“大学毕业,我有幸被选进中国青年出版社工作,直到九十年代末下海前,成为了最年轻的处级干部。从出版社出来后成立设计事务所,距今刚好二十年。期间,见证了出版社的体制变革,书籍设计的内容与形式也随之产生质变。同时,1996年左右,个人电脑与彩色胶印的普及,替代了墨稿与铅印的流程模式,使得设计的手段和印刷表现方式也产生了根本性变化。这些体制、技术、载体的变革都对书籍设计的变化和发展产生了巨大影响。”

在这篇题为《吴勇:书籍设计是一种情怀》的采访文章中,对于自己从事书籍设计的理念,吴勇说:从“好看”转变为“好阅读”,其实是设计视野与格局的不同使然。这种转变摒弃了唯“书衣”论、唯“整体设计”论的狭隘装帧观。通过对信息的秩序梳理、设计转换成愉悦及功能化的视觉导读,试图给予读者更为多元的阅读享受和思维空间。它借助形态、编辑、材料、信息、工艺、成本设计,甚至物化的“五感”体验性设计,努力调动读者的“全感官”官能享受,从而形成场景化的阅读设立,实现读者潜意识的心理诉求,进而与书籍本体产生共鸣。

似乎看起来,吴勇工作室的吴勇水平不会太次,但设计的东西实在是丑到天际,不知道这些头衔,这些个所谓的奖项都是怎么个水分。

编辑: yujeu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温州在线WENZHOUZX.COM版权所有